山东煤炭市场持续降温电力供应紧张依旧

发布日期:2012-05-07
   
更新日期:2012-5-7   来源:大众日报
    核心提示:
随着夏季用电高峰期的到来,以及铁路运力的释放,各大电厂纷纷加强了储煤力度。近期,煤炭价格的相对低点及供应的宽松,给电厂增加库存创造了条件,主要电厂存煤呈增长态势。然而,记者采访发现,今年“迎峰度夏”期间,电力供需仍将存在较大缺口,整体电力供应偏紧的局面没有明显改观。
随着天气转热,各地用电量迅速增加,电力部门预计今年的“电荒”现象仍一定程度地存在。与此同时,今年以来煤炭价格呈现一定回落态势,供应也比较充足,市场甚至出现宽松态势。为何煤炭充足,而电力依然紧张?业内人士认为,火电行业受利润较低影响,装机容量增加缓慢,加快推进资源价格改革,尽快理顺煤电价格势在必行。
    “限产令”应对冷煤市
  今年以来,随着气温的回升,煤炭市场持续降温,以致目前面临迎峰度夏的传统煤炭旺季也依然难改降温趋势。
  自去年四季度以来,受国家宏观经济调控作用显现和国际国内需求严重不足等多重因素影响,国内外煤炭市场再次进入到新一轮的下行调整期。今年以来,随着国家投资拉动经济力度减弱,继续严控房地产和钢铁产能过剩等,国民经济增速放缓,关联行业需求下滑。
  受此影响,自去年11月份以来,全国煤炭市场价格持续下滑,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由去年11月份的860元/吨降到现在的780元/吨左右,已低于国家调控价格。
  “从山东省情况来看,自去年10月份以来,省内冶金煤市场价格持续走低,省内动力煤市场价格也自去年12月份开始下滑,省属煤炭企业商品煤平均价格由去年11月份的734.66元/吨降到现在的691.8元/吨,今年一季度在煤炭产销量和销售收入同步增长的同时,经济运行呈现下滑趋势,煤炭价格持续环比下降,非煤产业主要经济指标下滑,企业效益大幅度减少,煤炭等产成品库存和应收账款大幅增加,总体形势不容乐观。”省煤炭工业局局长乔乃琛说。
  同时,随着国内煤炭固定投资持续高速增长,我国已进入煤炭产能集中释放期。2010年全国煤炭产量32.4亿吨,超“十一五”规划6.4亿吨;据预测,“十二五”后4年,全国净增产能预计10亿吨以上,2015年,国内煤炭供应能力有望突破45亿吨,将出现较为严重的产能过剩现象。
  据统计,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全国煤炭库存2.23亿吨,其中,煤炭企业库存5000万吨,比上月末减少200万吨,下降3.8%;重点发电企业存煤7668万吨,比3月上旬增加了547万吨,存煤可用19天;至4月5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643万吨,比2月中旬下降200万吨。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表示,“煤炭企业要高度关注煤炭产量增加、需求增幅放缓等市场走势,科学组织生产,按照市场需求适当调控产量,促进煤炭供需平衡,防止市场出现大起大落。”
  据悉,山西、河南、内蒙古等省已出台了相关的限产政策,将产量控制作为解决今年煤炭供应过剩、价格下跌的主要手段。
  电力“缺口”逐步加大
  随着夏季用电高峰期的到来,以及铁路运力的释放,各大电厂纷纷加强了储煤力度。近期,煤炭价格的相对低点及供应的宽松,给电厂增加库存创造了条件,主要电厂存煤呈增长态势。然而,记者采访发现,今年“迎峰度夏”期间,电力供需仍将存在较大缺口,整体电力供应偏紧的局面没有明显改观。
  虽然煤炭供应充足,但对于今年的用电形势,电力部门的预计并不乐观。山东电力集团公司分析认为,全省从5月份开始将出现电力供应缺口,至年底全省电力供应将持续“吃紧”,电力供应“硬缺口”逐步增大,其中夏季最大缺口约300万千瓦,将出现在7月下旬至8月上中旬,冬季最大缺口约500万千瓦。
  山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王万良说,预计今年夏季全省统调主力发电厂电煤需求量日均达到35万吨左右,且主要依赖省外调入,电煤组织和调运难度仍然很大。去年国家发改委上调燃煤电厂上网电价后,发电企业亏损情况有所缓解,但由于煤价居高不下,经营困难形势仍未根本扭转,电厂健康稳定运行还存在诸多不可预见性因素。
  多位电厂人士表示,电厂发电用煤中电煤仅占到总量的1/3,大约有2/3还需从市场上购买市场煤,这大大增加了今年夏天煤炭短缺的可能性,今年迎峰度夏或仍难逃煤炭短缺的“命运”。
  “为应对今年夏季用电高峰,全省发电企业按照省政府要求实施电煤储备30天战略,努力增加电煤库存,加强发电设备维护,确保机组稳发满供。”王万良表示。据统计显示,截至3月末,山东省内统调电厂电煤库存高达930万吨,同比增加210万吨,增长2902%,可维持26.4天用煤量。
  中信建投投资顾问王博认为,水力风力发电不足、电价上调带来火电厂盈利能力改善,旺季到来电力需求增大带来电厂增加电煤储备等因素,可能在短期内推动电煤价格回升。
  理顺煤电矛盾是关键
  电力供应紧张频频出现成为近年来人们不得不关注的问题,煤炭价格上扬时出现,煤炭价格下滑时也出现,原因何在?业内认为,煤电矛盾多年难以缓和,需进一步理顺煤电价格形成机制。
  “计划电”与“市场煤”的对接显然存在矛盾,而不断出现的“煤荒”、“电荒”就是矛盾的直接显现。近年来,随着煤炭市场的逐步放开,煤炭企业更趋一致地以销定产,市场话语权明显提高。而发电企业却由于厂网分开后电价依然处于政府管控状态,每当煤价过快上涨,发电企业只有亏损的份儿。
  当然,造成电煤告急,拉闸限电的根本原因还在于煤电价格机制没有理顺。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如果煤价未来保持上涨,而电价没有理顺的话,那么机制将成为最大的隐患,需要警惕更大范围的“煤荒”和“电荒”。
  相关专家表示,当前迫切需要从两方面着手理顺电力市场上下游体系,保证电力供应。通过煤电联动提高发电企业的积极性,保障电力供应稳定,并向用电主体传导能源价格信号。
  中信建投投资顾问王博说,解决“电荒”问题,不能仅仅依靠发电量的增加,还需站在全局高度,着眼于调整能源供应结构、经济增速、产业结构与节能降耗等因素,把我们的增长速度控制在能源、资源能够承载的区间,加快结构调整,加快增长方式转变。
 
 
责任编辑:manager
top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