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告别黄金十年 经济周期释放隐秘信号

发布日期:2012-07-16
核心提示:此前的重点电煤合同早已经演变为长期年度固定合同,现在重点电煤合同和市场煤的区别,仅仅是年度合同和采购合同的区别以及国家干预和非国家干预的区别,而且国家干预的部分很小,基本上只能干预到神华和中煤两家央企。现在的重点电煤合同已经和铁矿石长协等年度合同一样。 “在煤炭市场逆转的大背景下,此前行政命令色彩较强的‘双轨制’根本不用讨论是否取消,势必会自动消失。”上述人士称。
一路下跌的价格,加上越来越多的库存,煤炭业的黄金十年正以迅雷之势离去。
  7月12日,海运煤炭网公布了7月4日-10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BSPI):本期5500大卡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报收为652元/吨,较前一期再次下降24元/吨,环比跌幅达3.55%,创下了5月份以来的第十次下挫,累计降幅达到135元/吨,和去年同比下跌已多达22%。
  最为关键的是,这一轮悬崖式下跌还看不到头。
  尽管夏季的持续高温烧掉了一部分煤炭库存量,但截至7月8日,环渤海煤炭库存量仍有2006.5万吨,下游电厂库存量也处于高位,主力电厂燃煤可用天数高达28天,较前一周增加2天。
  “计划电”和“市场煤”的煤电顶牛由来已久,但这一次,被动的不再是电力企业。“煤老大”的强势地位戏剧性地被颠覆了,一直以来让电企求之若渴的重点电煤合同,瞬间变成了煤企消化不良的山芋。
  戏剧性的对抗
  风水轮流转。
  ”煤电这些年,颇具戏剧性。之前煤炭供不应求,对于重点电煤合同,煤企对政府阳奉阴违,限制发煤;而今,因为经济形势低迷和进口煤的冲击,国内煤炭供过于求,电厂库存超高,加上市场煤价追低重点合同电煤价格,电厂也只能限制其进场。”河南一家电企负责人李先生对记者说。
  记者采访看到,在河南,往年都是电厂派人盯住煤矿,一旦有煤要出就立即抢购;近段时间,煤企反过来盯住了电企的煤场,一旦电厂的煤场有了一点空地,就赶紧设法送煤。尽管如此,流火的7月,却难以烧掉电厂高达一个月的煤炭库存量,煤企负责人只能望“煤”兴叹。
  郑煤一位不愿具名人士透露,按照重点电煤合同,每个月往一个电厂应该发10万吨煤,但现在每个月只能发出1万吨。
  不过,李先生指出,其实电企也没有办法,现在电厂煤炭库存过高,煤炭实在无法进场,每个月针对省内关系不错的煤企能履行1/10的煤炭订单就很不错了,省外合作关系不是很稳定的煤企订单都直接取消了。
  而在秦皇岛,往年抢煤的主要阵地,现在却成了全国最大的煤炭积压地。
  7月9日,第二届秦皇岛煤炭交易商洽谈会举行。此次洽谈会尽管得到了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交通运输部、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以及河北省发改委、河北省国资委等多个部门的支持,但前来参加洽谈会的企业,却个个表情凝重。整个洽谈会现场签约寥寥,观望和悲观气氛弥漫全场。
  因为在秦皇岛各港口,煤炭的库存量数月高达2000万吨以上,“黑金”压港,尽管政府部门不断在山西、内蒙古等各地调查煤炭生活和销售情况,但是对于煤炭高库存以及煤价悬崖式下跌,政府和贸易商们一样无计可施。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煤炭市场上的各个参与方在今年上半年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副会长杨显峰在洽谈会上感叹煤炭市场的戏剧性变化。
    煤价遭遇狙击
  在经济不景气大背景的掩护下,煤企还结结实实地遭遇了一场价格狙击。
  秦皇岛港口的库存情况呈现出一个惊人的巨大反差:外贸煤库存量几乎为零,而内贸煤库存量却接近100%。
  “进口煤价格远远低于国内煤炭,这是上半年国内煤炭严重压港的一个重要原因。”煤炭市场分析人士说。
  在洽谈会上,多位参会的煤企人士也认为,进口煤的剧烈冲击引发了国内煤炭库存暴增、价格急剧下滑。
  7月10日,海关总署公布的2012年前6个月煤炭进出口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煤炭进口1.4亿吨,增加65.9%;而1-6月累计出口578万吨,同比下跌34%。整个上半年,国际煤炭价格远低于国内煤炭价格。
  从2010年底开始,国际煤炭价格开始了其下跌的旅程,国际三大港——纽卡斯尔港、欧洲三港和理查德港煤炭价格从当时的125-130美元/吨的价格一路跌至今年6月中旬逼近80美元/吨的价位,虽然从6月中旬开始,国际煤炭价格开始持续反弹,目前重新逼近90美元/吨的关口,但仍低于国内煤价。
  进口煤的冲击显然只是外因。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坦承,当前煤炭价格下行、库存增加,主要是因为经济下行压力增大,需求增长趋缓。
  “国内经济形势趋缓,用电量骤减、水电丰富引发的电企电煤需求量大幅下滑,是煤炭库存大增的主要原因,同时也助长了煤价的悬崖式下跌。”五大电力企业资深专家指出。
  该分析人士表示,煤炭的黄金十年已经结束了,之前中国煤炭价格逆全球煤炭价格走势不断上涨,主要是因为国内煤炭兼并重组导致低成本煤炭企业逐渐消亡引发的煤价暴涨,煤价“十连跌”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煤炭垄断下我国的煤炭行业利润空间极大。
  “但煤炭才刚刚进入买方市场,未来的几个月,我国煤炭价格可能还将继续走低,但是降幅将会趋缓,最终整个行业的盈利水平将趋于合理。”他认为。
  在该专家看来,煤炭的黄金时期将一去不复返,随着国内“以气代煤”政策的不断推进,煤炭被天然气替代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日前,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住建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关于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指导意见》。根据通知,首批国家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示范项目共安排4个,分别是:华电集团位于江苏泰州的医药城楼宇型分布式能源站工程、中海油天津研发产业基地分布式能源项目、北京燃气中国石油科技创新基地能源中心项目、华电集团湖北武汉创意天地分布式能源站项目。
  根据计划,政府将逐步推广分布式天然气能源项目,“十二五”期间将建设1000个左右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
    解不开的体制之困
  尽管煤价呈现悬崖式下跌,但电力企业却没有因为成本的大幅降低而扭亏为盈。
  “煤电之争,归根结底并非价格之争,而是体制之争。”该分析人士认为,电力企业是否盈利,其关键在于经济大形势以及理顺煤电体制。
  而该专家则指出,用电量的增减对电企盈亏的影响率达到100%,而煤价对于电企盈亏的影响率为70%。“现在虽然煤价大跌,但是经济形势低迷引发的用电量需求大幅下滑,对电企才是最致命的,这也是电力企业在煤价下跌后仍然亏损的重要原因。”
  据悉,四川、陕西等省的部分火电厂目前已经停机。
  不过,该专家认为,随着政府刺激经济的政策出台,经济一旦回升,电量正常增长,电企就会盈利。
  而对于煤炭行业的前景,煤企们却显得更加悲观。李朝林透露,现在煤企经营难度普遍增加,部分煤企已经出现了资金周转困难的情况。
  从洽谈会上传出的消息显示,在政府部门的支招下,煤炭企业一方面计划自身加强技术改造、节约成本、提高生产率;另一方面还在与海运企业商议解决措施,包括设立第三方支付及申请国家优惠政策,如税收返还等。
  但他认为,目前政府对煤炭的税收并不高,煤价之前的价格超高,主要是因为煤炭高成本整合将低成本煤企挤出了市场,煤炭资源垄断以及高成本运营引发了煤价飙涨。进口煤价远低于国内煤价就说明了国内煤炭要么价格偏高,要么生产率过低。此轮煤价下跌,反而会刺激煤炭行业的自我调整。
  专家分析称,煤价上涨,生产成本也会随之上涨,但煤价下跌,生产成本要随之降下来却很难,这是对煤企最大的挑战。此轮价格下跌首先将把煤炭中间商和灰色收入挤出市场,其次将把高成本煤企和露天矿挤出市场,“新建的生产率高的大矿场日子还是很好过的。”
  目前煤电市场一直饱受诟病的煤炭价格“双轨制”,在此煤炭形势低迷的大背景下,该“双轨制”将何去何从?
  有消息称,今年6月底国家发改委会同铁道部、交通部、国家能源局、煤炭工业协会等部门赴山西、内蒙古开展调研。此次调研的重点除了掌握当前煤炭经济运行和地方煤炭交易市场建设状况外,还就合并重点电煤价格与市场煤价格听取了企业和地方部门意见。
  不过煤炭运销协会相关负责人说,煤电企业对于重点电煤合同虽然一直存在争议,但是随着政府不断推进煤炭订货的市场化,之前所谓的“双轨制”已经在市场的大背景下自动消失了。
  上述专家认为,此前的重点电煤合同早已经演变为长期年度固定合同,现在重点电煤合同和市场煤的区别,仅仅是年度合同和采购合同的区别以及国家干预和非国家干预的区别,而且国家干预的部分很小,基本上只能干预到神华和中煤两家央企。现在的重点电煤合同已经和铁矿石长协等年度合同一样。
  “在煤炭市场逆转的大背景下,此前行政命令色彩较强的‘双轨制’根本不用讨论是否取消,势必会自动消失。”上述人士称。
 
责任编辑:manager
top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