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员工觉得工作有意义,从使命开始

发布日期:2013-08-19
作者:特瑞莎·阿玛贝尔、史蒂夫·克雷默
 
  除非生活有意义,否则不可能过美妙的生活。少了有意义的工作,很难过有意义的生活。
 
  ─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
 
  你是否觉得工作值得去做?如果是的话,那么你是读者群中比较幸运的一个。如果不是,那你就和许多人一样,认为工作几乎是没有意义的;而工作是大家清醒时,花很多时间去做的事。如果你认为自己的工作不是值得做的事,工作便成为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必须忍受工作的辛苦,才能找到时间做更重要的事:家人、信仰、嗜好、假期,甚至看电视。工作只是非忍耐不可的某样事情。
 
  非得这样吗?我们不认为如此。我们从研究中发现,当人们觉得富有意义(换句话说,当他们觉得能使这个世界有所不同)的工作有所进展,工作生活就会大为丰富。斯科特·凯勒 (Scott Keller)和科林‧普林斯(Colin Prince)合写的《超越绩效:优秀的组织如何建立终极竞争优势》(Beyond Performance: How Great Organizations Build Ultimate Competitive Advantage》一书,强化了我们的发现。凯勒和普林斯指出,当组织让员工觉得工作有意义时,这不只对员工有好处,也关系到组织是否健全,也就是能否成为运作良好和具有竞争力的组织。
 
  为什么意义这么重要?因为当人们在工作上发现意义,也会觉得工作和自己休戚与共。工作对他们个人具有某种意义。而且正如凯勒所说的,当人们觉得工作有我的一份,就会较为投入、从内心感受到较强的激励,也会奉献更多。这么一来,各方面都会有更好的表现。
 
  遗憾的是,太多公司根本没有设法让员工觉得所做的工作有意义。这种公司中的经理人似乎认为,给员工支付薪酬就已足够促使他们尽力表现。但是外部的激励终究有其极限。它们不会使人高度奉献或者发挥高度的创意。一些公司连使命声明也草草了事,只将注意焦点放在股东利益、市场竞争力,或者远离麻烦。这样的使命声明会让你备受鼓舞吗?
 
  本公司的首要目标是恪遵营运所在司法管辖区的法律,而且时时严守最高的伦理标准,最大化长期股东价值。
 
  ——迪恩食品公司(Dean Foods Company
 
  咨询公司文化学(Culturology)的麦克‧布伦纳(Mike Brenner)和史提夫‧凡‧瓦兰(Steve Van Valin)谈到经理人在维系员工的奉献投入时,可以借重“意义放大”来源。这些来源从自我(养家;深具挑战的工作有所进步)扩而大之到更宽广的其他人(在运作良好、受人尊重的团队或组织中工作;对顾客产生正面的冲击;对一个人所在社区或国家有贡献),最后到最广的层次(服务社会;协助各地的人)。当员工发现他们的工作能以某种方式,贡献于上述每一个目标,则对他们的工作奉献最大。
 
  要做到这一点,领导人必须完成两项任务。第一,他们必须和员工沟通,让他们了解自己的工作如何创造意义。表达清楚的使命声明通常是个起点。请比较下列两段企业使命声明和我们前面所引述的那个:
 
  我们的使命:鼓舞和孕育人类精神──一次一个人、一个杯子和一个社区。
 
  ——星巴克咖啡(Starbucks Coffee
 
  生产最好的产品,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运用我们的业务以激发和执行环境危机解决方案……。
 
  ——巴塔哥尼亚(Patagonia
 
  这些声明让员工了解他们的努力,将对顾客、社区和他们所影响的世界产生什么样的贡献。
 
  遗憾的是,使命声明经常成为阐述价值的空口白话,组织内部经理人根本没有每天身体力行。所以领导人的第二项任务是:使命声明务必剑及履及。我们的研究显示,组织必须真正培养员工的能力,来实现有意义的目标。一流的公司中,员工十分投入,绩效亮眼,所有阶层的领导人都尊重员工,并且始终一致努力提供他们所需的独立自主空间、协助、资源和时间,以便将工作做得出色。
责任编辑:manager
top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